Leon Online Corporation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search
  江南style:用網路佔領全世界的耳朵 2012/10/31

似乎全世界人的耳朵都被《江南Style》佔領了。這首來自南韓歌手樸載相(藝名PSY)所演繹的“神曲”,僅僅兩個多月,在YouTube(國外知名視頻網站)上獲得了近3億次的點播,更“逆天”的是,網路上還誕生了來自全球的上千個模倣視頻。

  別為隨口哼起這首歌而感到不自在,不光是你,和你同樣“情不自禁”的大有人在,從國際大牌明星,到知名新聞評論人,甚至——美國總統大選候選人。它不光是佔領了你的“耳朵”,還帶動成千上萬的人跳起了“騎馬舞”。

  颳起流行音樂病毒式傳播龍捲風的只可能是互聯網。

  “神曲”是怎樣煉成的

  無論是電視劇《裸婚時代》主題曲製作人楊峰、資深網路推手陳墨,還是南韓駐華文化院院長金辰坤和輿情研究學者瀋陽,無一例外地告訴記者,《江南Style》“火”的原因,首先在於其本身就是一部非常棒的音樂作品。

  《江南Style》紅翻全球,動感十足的歌曲和製作精美的MV功不可沒。當身型宛如摔跤手般結實、一臉老實相的樸載相戴上墨鏡,一邊做騎馬狀,一邊揮舞馬鞭地跳起躍動感十足的舞蹈,在螢幕前觀看的人都會覺得他異常憨厚可掬。MV裏還有眾多知名南韓藝人穿著顏色鮮艷的服裝捧場。歌手甚至跳著騎馬舞從電梯裏扭出來,更是增添了不少笑點。

  大學生張藝婷說,身邊的同學都在議論它,自己也是“被迫”搜索此歌聽的,“不然都不知道同學們在談什麼”,但聽過兩遍之後,這首歌就開始自動在大腦中迴圈。

  “我又OUT(落伍)了”,輿情研究學者瀋陽第一次看到《江南Style》就感嘆道。“視頻本身比較華麗繁雜,不像一般情況下互聯網傳播的視頻雖有閃光點,但往往失之簡單粗糙;樸載相的騎馬舞簡單新穎,便於模倣記憶,有標誌性的文化符號”。

  的確如此,簡單易學的“騎馬舞”引來了世界“潮”人的模倣,遊戲界有“魔獸版”、“植物大戰僵屍版”,電影版包含了驚悚、喜劇、恐怖等多種類型,還有母子版、蘿莉版、警察版、海軍版等不同版本。在微博上,僅僅用一張圖三個動作就可以教會人跳起騎馬舞,戲倣《江南Style》已經被網友預測為年終聯歡會上老少咸宜的節目。

  草根還需主流認同

  但草根的模倣始終難成大氣候,令《江南Style》火爆的助推劑包括“小甜甜”布蘭妮,湯姆·克魯斯等好萊塢一線明星在社交網路上的大力推薦,美國總統大選候選人“米蓉泥”(網友對米特·羅姆尼的戲稱)也在大庭廣眾之下跳著騎馬舞,甚至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也盛讚此歌。凡此種種,使得《江南Style》躍升至歐美排行榜的榜端,也標誌著這首“神曲”得到了主流流行文化的肯定。

  知名網路行銷機構CEO陳墨認為,《江南Style》歌詞中所表達出的調侃、抱怨、吐槽,使得這首歌很草根化,符合互聯網上的輿論氣氛,也滿足了網民消遣娛樂的需求。

  這樣的“神曲”在中國也能夠找到,很難判斷,究竟是《最炫民族風》輕快的節奏使得網友爭相模倣,還是網友的模倣使得越來越多的人哼起了《最炫民族風》。

  事實上,“江南”指的是南韓首都首爾漢江以南的富人區,雖然歌曲中樸載相一直在重復對“高富帥”身份的炫耀,但歌曲的主人公對富人生活拙劣的模倣卻顯得十分可笑,有學者認為這表現了南韓社會中中產階級對富裕階級的反諷,符合民眾在網路上宣泄的心理需求。

  互聯網上的音樂世界

  值得注意的是,這首歌最初並不是先在誕生地南韓火起來的,而是在歐美市場點燃之後又火爆回南韓。

  南韓駐華文化院院長金辰坤說,以前國內外文化傳播還會有時間差,網路時代這種時間差已經沒有了,“是社交網路讓這首歌瞬間與全世界網民共用的”。

  “社交媒體時代,‘墻內開花墻外香’現象不是孤例”,輿論學者瀋陽教授認為,全球輿論場正在以更快的速度進行整合,佔據了英文輿論場就是佔據了全球核心輿論場。因此,在要素具備的情況下,從輿論高地劈荊而下,更易在全球形成大熱態勢。這和中國不少互聯網從業者網路產品先做英文版再做中文版是類似的。

  雖然中國的“神曲”《最炫民族風》也曾被美國的街舞團體所模倣,但據統計,《最炫民族風》在兩年裏積累的點擊量也只有200多萬,與《江南Style》近3億的點擊率相比,在人氣上顯得小巫見大巫。

  “中國的草根音樂人太‘純’了,依然缺少對互聯網傳播力的重視。”陳墨說。中國的音樂人比較依賴抒情、詩意的傳統曲風,缺乏和世界溝通的渠道。

  從2005年開始,越來越多的音樂人向陳墨諮詢如何在微博上推廣自己的品牌。他認為中國音樂人對於網路文化的把握能力比較弱。記者發現,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音樂人在網路上首發自己的音樂作品。

  瀋陽說,網路是一種生活方式,網路中網民心態構成非常有研究價值,理解了網民,就理解了網路行銷。

  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之後,表示希望能在北京買一套房子,立刻有房地產開發商在微博中投放比較隱晦的廣告,把北京多個地段的房子價格標注出來,分析莫言到底能買哪些地方的現房。瀋陽認為這就是事件行銷中的社交媒體的魅力,已被證明在熱點行銷中十分有效。

  儘管很多音樂人承認通過互聯網傳播的確快速有效,但版權問題又是他們所擔心的。

  知名音樂人楊威以《中國好聲音》為例,其中學員的演唱還是多以模倣為主,原創的音樂很少,如果沒有法律保護“中國好原創”,那麼“中國好聲音”也會變成“卡拉OK”。

  互聯網可以成就好的音樂人

  《江南Style》最初選擇的傳播渠道並不是傳統的電臺、電視,而是直接放到了網路上。“免費的網路傳播的確沒有給樸載相帶來相應的收益,但通過網路帶來的全球影響力,使得他的品牌急速增值。”陳墨認為這是在互聯網上“逆向行銷”的極佳案例。

  樸載相的影響力換成了實實在在的收入。據南韓媒體報道,《江南Style》的音像銷售、演出活動等收入為330億韓元,除去公司分成和各類費用外,樸載相3個月的純收入為150億韓元(約為8000萬元人民幣)。

  南韓的大眾音樂被稱為K-pop,金翼兼介紹, K-pop並不以個人在藝術上的能力為基準,而是以團隊在良好訓練後的能力為基礎的。在南韓對這樣的團隊有著長期的培養體系,演藝公司非常發達,通過這樣的公司,可以不斷地培養優秀的團隊,通過團隊間激烈的競爭,創作出具有世界性競爭力的音樂。

  樸載相畢業于美國頂尖音樂學院伯克利音樂學院,之前在南韓國內已取得了不俗的成績,這在已經出身名校且小有成就的音樂人,選擇做網路歌曲在中國是很少見的。9月,樸載相簽約通過網路在全美走紅的歌手賈斯丁·比伯的音樂經紀人斯庫特·布勞恩,開始開拓自己在美國的音樂之路。

  陳墨認為,“互聯網也是可以成就好的音樂人的”。

  自稱是音樂“門外漢”的瀋陽也建議說,音樂生產的若干個節點可以在網路中完成,向網民開放越多,網民對你的回報越高。

  楊威則認為,媒體已經和過去不一樣了,音樂本身需要更多的周邊去強化。

qrcode
Wildcard SSL Certificates
Leon Logo